喜歡動漫, 喜歡聲優, 喜歡美劇, 喜歡日劇, 喜歡電影, 有太多太多喜歡的CP, 可是總是會對RPS有著無藥可救的喜歡...

关于

Minho/Thomas Thominho - 最後的放課天 上

GN們的THOMINHO文都很好看!!可是自己嚴重不夠T_T

所以唯有自己也親手寫寫,壯大這CP!!!


高中AU


*


 

 

高中總有完結的第一天。

Minho其實從一開始便知道。

 

 

人山人海的學校大禮堂,此起彼落的人潮聲,大家都趕著趁在畢業典禮開始前攝影留念,Minho一直都被不同的人拉扯爭著攝影,他無一拒絕,整個早上他的招牌笑容已變得僵硬,他和Newt及Alby等人早就合照了,就連與那個這三年來從來都相處不了的討厭鬼Gally也有拍照留念,當然還有更多的是形形色色的人(抱歉他連大多數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是最想合照的那位他偏是遇不上。

 

Minho不知道這種感覺算是什麼,他想他應該興奮他應該高興,因為週遭的人全都掛著一整天都掉不下來的笑容,今天是畢業典禮,是終於都來臨的畢業典禮,但是他卻沒有想像中的快樂。

 

明明從三年前他就幻想著畢業典禮的自己會是多麼風光。

 

 

初中時的他比其他一般男孩發育得遲,總比一般人瘦小又是一名亞洲男孩的他是個存在感低又不受歡迎的同學,甚至有時會受到大大小小的欺負,那時他只有語言可以防衛自己,口直心快又賤嘴的嘲諷久而久之成為了他的性格他的習慣,直到初三的暑假愛上了跑步的他開始急促長高,食量大增,食物的熱量在他運動下全都變成了結實的肌肉,皮膚也在每天長時間的陽光暴曬下變得黝黑健康,整個人在短短兩個月間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

 

所以Minho在高中開學那天便決定,他要成為學校受人歡迎的寵兒。

 

人是很現實,當你只有把賤嘴又瘦弱又平平無奇時說什麼都討人厭,可是當你是個高大又帥氣的少年時,賤嘴是壞男孩的其一魅力,只會讓更多女孩迷上,亦會有更多男孩覺得有趣而想結交為朋友。

 

Minho完完全全明白這一點。

 

 

而如今他什麼都有,全校無一不知道他名字,每個人都爭先恐後想和他合照,他卻不覺得愉快。

 

就只因為所有和他合照的人都不是那個少年。

 

Minho四處張望想尋找他的身影,只是每個都是穿著深紫色畢業袍實在並不好找,他開始有些焦急,因為典禮快要開始而那個笨蛋總有辦法於這所學校失蹤,實在是氣死他也──

 

 

「Hey Minho!」

 

Minho下意識轉頭望去,少年對他展示出一向的笑容,臉上全是難以掩飾的快樂。

 

他找了一個早上的少年,然而少年最終卻先找到了他。

 

「Hey Thomas! 你這菜鳥整個早上去哪了?想和你合照簡直難過登天啊大明星!」

 

Minho無法不笑出來,見到Thomas出奇地令他安心,對方被他的一貫嘲笑亦已見慣不怪,

「沒辦法啊,老爸老媽第一次真正來這兒,而且又是畢業禮所以我剛才一直帶他們參觀啦,順便影了很多照片吧。」

 

 

「所以你還沒和其他人合照囉?」

「還沒啊。」

 

聽到這答覆很是滿意的Minho立即攬過Thomas的肩膀,將手上的相機隨意扔給剛好經過的人,示意對方幫忙他們拍照。

 

「好那我就做你的第一個。」

 

反應過來的Thomas隨即有些慌張地用手指整理頭髮,還一臉緊張的問Minho,「我的樣子怎樣?」

 

對此Minho不禁翻了翻白眼,「你是我看過最醜的女孩,你真該感謝上帝將你生成男孩。」

 

Thomas笑著說了聲謝謝,然後便自然地攬過Minho的肩膀,凝視著相機一同拍照。

 

而這是Minho笑得最高興的一張照片。

 

 

「所以我也是你的第一個合照的人嗎?」

 

Minho鬆了鬆肩,「抱歉,Newt和Alby早就與我合照了,就連Gally也早過你哩。」

 

 

Minho發誓他看見Thomas臉上立即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雙眼霎時睜大好像他不敢相信這是事實,表情猶如可憐的小狗一樣,Minho禁不住笑出來,攬著對方的肩膀更緊,就好如往常般。

 

「好啦好啦小Tommy,不要難過,堂堂Minho大人人氣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啊,至少我和你合照的這次是笑得最賣力最高興的一次喔。」

 

聽到這話的Thomas扯起了一個微笑,這種另類安慰他真是聽過百次有多,就在他第一天認識Minho時他便聽過,而在他失戀時他更是從這些安慰中走出來。

 

「行了行了,別再間接抬高自己,Minho。」

 

 

學校開始廣播,畢業典禮即將要開始,很遺憾地就算他們三年同窗今天他們被安排的位置卻是分開,而且還隔得老遠,聽到廣播的Thomas準備離開與父母會合,但就在他揮手轉身的一剎Minho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

 

「怎麼了?」

「待會典禮結束後在班房見吧?」

 

「嗯好吧,但是為什麼?」

 

「到時候你就知道啦。」

 

Minho其實是很緊張,可是他依然要求自己表現得自自然然,淡定的拋下這一句便迅速又瀟灑地離去,也不管對方是否真的聽到。

 

 

 

他想他有話要說,可是他不確定是否要說出口。

 

Minho一直都是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渡過畢業典禮,他沒留神在校長和畢業代表生Newt的演講中,也沒留神在當唱起校歌時大家眼濕濕的樣子,他腦內一直都在思考待會看見Thomas時應要怎做。

 

他沒任何計劃,只是想到今天是最後一天待在這間高中,他不想今天就這樣過。

 

他和Thomas的三年。

 

 

 

而Minho其實從一開始沒想過會與Thomas成為好朋友。

 

Thomas是在開學的幾個月後才轉來的新生,當時坐在Minho一旁的Ben因搬家而轉校,空出了的位置便理所當然地由這轉校生頂上,Minho還很記得那天的Thomas是怎樣的侷促不自然,他總是低頭盯著課本,抿緊雙唇不說話,深啡色的瞳孔明亮卻憂慮,彷如這間高中是一個新世界,一個他完全不熟悉的領域,並令他巴不得逃離。

 

 

Minho光明正大地用眼神打量Thomas,他覺得眼前人有些可笑,但是他又笑不出。

 

因為這人像極了當年在初中的他。

 

不安,低調,每天只想生存。

 

 

 

 

真正令兩人友誼萌芽是那天的體育課上。

 

Minho喜歡體育,他享受在陽光下運動的感覺,享受熱量令汗水揮發的快感,運動令他不用想任何事情,不用思考怎樣每天對著一班虛偽又膚淺的幼稚同學吃午餐,運動令他只變回他。

 

那天的體育課是練習短跑,Minho最喜歡的運動,他無法不興奮,他認真仔細地做熱身,在提腿跑的一剎那就好如與世界隔絕般,視野就只剩下眼前的終點。

 

當跑完後Minho一直在草地旁做舒展,順便留意其他人跑成怎樣,而最令他驚喜莫過於便是當Thomas上場的時候。

 

 

Thomas那時甚至沒聽到哨子聲便拔腳用盡全身的力氣奔跑,爆發力是如此的驚人,速度快得幾乎與他一樣,可就當Minho在驚嘆同時這位同志便在眾目睽睽下摔倒了。

 

而且還摔得不輕。

 

其程度看得Minho都禁不住皺眉,在場每位男孩都大笑起來,就只有體育老師和Minho上前扶他到休息室。

 

 

Thomas一直都被老師訓話,他臉上滿是泥巴,雙眼卻又非常委屈,在旁的Minho都懷疑他是不是快要哭了,可是他忍著沒作聲,直到Minho自告奮勇願意幫忙Thomas消毒及清洗傷口時,他才終於忍不住疼出聲。

 

「嗚…」

「忍著吧大男孩。」

 

Minho頭都沒抬繼續消毒對方膝蓋上的傷口,後者咬緊牙關,過了會又道,「你為什麼幫我?」

 

「因為你跑得快啊菜鳥,不過也跌得很快就是了。」Minho承認他欣賞Thomas的跑速,並且那無畏無懼的姿勢實在是少有的奇葩,「我想說聲謝謝不會死?」

 

「呃抱歉,我意思是謝謝。」

 

「雖然你今天一來就已經將全部臉都丟了,可是你至少獲得大名鼎鼎的Minho些少的欣賞。」

 

說完後的當事者自己也笑出來,Thomas聽著就覺得奇怪,他不是沒注意到這人跑得有多快,但是他的自信心也高得誇張。

 

 

Minho繼續手勢純熟地幫Thomas包紮傷口,然後又漫不經心地問,「所以你喜歡跑步?」

 

「我想我喜歡吧。」

「正好,我也是。」

 

於是他們便就此成為了朋友。

 

 

 

 

兩人此後常相約一起去公園跑步,一直習慣獨個兒跑的他們起初在配合雙方的步伐時感到困難重重,一時快一時慢總跑得不自然,後來經了多次的練習和調整,他們現在很輕易地便跟隨到對方的速度,跑也跑得特別順心。

 

他們開始漸漸的熟絡,由於兩人都是坐在相鄰的桌椅,他們上課時總有很多機會談天說笑,就連老師多番警告也阻不了他們倆。

 

其他人開始覺得奇怪,在他們眼中Thomas依然是個普通而且在第一天便摔得滿身傷的傻瓜,但他卻能和大紅人Minho有這麼好的交情,明明Minho在此之前都不會和任何一個不受歡迎的人玩哩,現在竟然會為了這個如此普通不出眾的人,就連午餐時也不再坐在那些只有受歡迎的孩子中的桌子,就只和Thomas吃。

 

大家都說Thomas實在幸運。

 

可是就只有Minho知道真正幸運的其實是自己。

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和Thomas熟絡後Minho終於知道為什麼初時到來的他是這般的悶悶不樂,根據Minho的原話是:『怎麼你初初整天都是一付便秘臉?患抑鬱?』

 

Thomas為此翻了個白眼,但是他還是很大方地告訴對方為什麼,因為他覺得他已經熟得能和Minho談所有事。

 

 

而原因是因為他的女朋友──Teresa。

 

Minho從沒見過Teresa的樣子,他只知道她和Thomas從小便是青梅竹馬,一直到初中時友情蒙蒙地演變成曖昧的愛情,他們順其自然的發展,卻就在剛升上高中時Thomas因父親的調職而一同搬過來,和Teresa便開始進行了遠距離的戀愛。

 

而Thomas當時剛到來的那幾天顯然是因為想念她而變得如此沮喪。

 

作為聽眾的Minho在聽到這裡時很不客氣地裝了一付想作嘔的樣子,Thomas立即不滿地說,「嘿你這樣真不禮貌!」

 

「我沒戀愛過真不知道該給予你什麼反應,我只知道你為此而令自己當初到這校時像個笨蛋一樣可真夠蠢。」

 

 

雖然Minho已不和那些受歡迎的孩子玩,可是在大家的眼中他仍是一個很酷的存在,畢竟運動又厲害而且他那有本錢的自大依然吸引很多人的興趣,只是Minho都嫌棄而已。

 

「可是這就是我。」Thomas睜著他那無辜的眼睛看著Minho,「而且你也是因為是『我』才會和我做朋友吧?」

 

「喔!你少驕傲自滿了菜鳥,沒有我你現在在這高中會高興嗎!」

 

 

他們笑著地打鬧,周六的整個下午都混在一起打電玩,這當然令Minho滿足,他喜歡在Thomas身邊那種無拘無束的感覺,他可以做回自己,就算性格多爛對方亦全單接受,在他人生中也就只有Thomas是第一個。

 

所以他不喜歡那個與他素未謀面又未說過話的姑娘Teresa。

就算他們是素未謀面又未說過話。

可是Minho亦抑制不住對這位姑娘的厭惡,他討厭她總是要和Thomas長時間電話,雖然Thomas每次都很高興,不捨得掛電話的也是他,本來這不算什麼大事,這對情侶是要有多痴纏也不關Minho事,只是當他們永不完的電話影響了Thomas和他的電玩時間,他真的是十分不滿。

 

 

在還沒認識Newt及Alby前,那時候的Minho只有Thomas一個朋友,儘管他在學校再受歡迎也好,他所能接納並能成為朋友的對象也就只有Thomas一個。

 

沒人知道其實他是多麽需要及依賴Thomas,在別人眼中永遠都像是Thomas才是那個圍着Minho旋轉的人,卻不知道真正幾乎把所有時間耗盡在對方身上的是Minho。

 

他只有Thomas。

他的第一個朋友與及唯一的朋友。

 

 

然而Thomas的生活卻不只有他一個。

他有別的朋友,更別提女朋友,他的高中生活根本大可不必只和Minho一起,但是他還是努力在與女朋友的平衡之間,盡量把時間貢獻給Minho。

 

Minho當然覺得不夠多,畢竟能和他玩遊戲雙打的也就只有Thomas一個,可是他這好兄弟和Teresa總會在週末假期談好多好多小時的電話,Thomas一方對於Minho感到抱歉,但另一方面他又捨不得掛線。

 

 

不過這情況卻維持了不久。

 

其實Minho也不太知道到底的情況是怎樣,只是隨着日子的過去,兩人的電話開始愈來愈少,到後來更只是兩週一次電話,然後有一天的星期六Minho來找Thomas時,後者躺在床上用枕頭捂着臉,聲音蒙糊地說,

「我和Teresa分手了。」

 

那時的Minho第一個反應是想拍手叫好。

 

 

當然他並沒這樣做,這實在是有夠混蛋的做法,何況Thomas是如此的沮喪和受到打擊。

 

沒精打采,對什麼事都像是提不起勁的樣子,更別說那雙總是發亮的瞳孔現在卻因分手一事而變得暗淡無光。

 

Minho忽然覺得有些憤怒,他打從心底更加討厭那個他未見過面的女孩,作為兄弟的他在那段時間常安慰對方,不過太煽情的說話他又不會說,因此他只是常和Thomas開玩笑。

 

「你知道麽Teresa是個蠢女孩。」

Minho是這樣時常安慰Thomas,他是真心認為,只不過到了嘴邊又帶着些少的笑意說出,好讓這句話不會變得這般刻薄。

 

Thomas一開始並不習慣Minho這樣的說法,縱然他們是分手了也不代表他贊同這句說話,不過他知道這是Minho想安慰他的方法,他感謝對方的好意,在後來當他再聽到Minho這樣說的時候他只是無奈地笑著搖頭,再沒初時般的抗拒。

 


直到之後更認識了Newt及Alby,而再加上時間的流逝令Thomas終是重新振作起來。

 

他變回了那個Minho熟悉的Thomas。

總是充滿笑容,率直又勇敢的少年。

 

這才是Thomas。

他熟悉的Thomas。

 

 

有時候Minho會覺得Teresa真傻,明明這個男孩是這麽難得並且還深深愛着她,可她卻還是很捨得地放手。

 

所以Minho知道他朝一日Teresa一定會後悔。

就只因她放棄了Thomas。

 

 

 

 

 

Minho發現自己喜歡Thomas是在高一的結業禮上。

 

那天的結業禮Minho本是不想出席,畢竟在典禮完結後的第二天便是暑假,他實在不介意提早一天便開始暑假,只是Thomas卻堅持要他出席,僅僅只是因為他想見他。

 

Minho記得當時的Thomas是怎樣說,

「拜託了Minho,你就去結業禮吧,我想在這暑假開始前見你一面。」

 

他是被這位小姑娘煩得沒辦法才唯有出席,他明白為何Thomas想見他,因為這個暑假他會跟家人回韓國探望爺爺,直至開學才會回來,意味着這兩個月他們都不能見面,Minho當時笑着地隔着電話嘲諷Thomas,「知你一不見我容易心煩又寂寞了,沒我陪伴你兩個月實捱不住吧?要我明天出席的話你再多求我兩句。」

 

 

然而真正會寂寞的其實是他。

Minho當然知道,沒有朋友的人是他,就算這兩個月沒有了他也好Thomas還有Newt和Alby陪伴。

 

將會孤獨的人是他。

 

 

所以Minho還是出席了第二天的結業禮。

 

當他看見Thomas一臉興奮地跑過來時,Minho亦抑止不住高興的衝動,他想事實上自己也想在去韓國前看看對方的臉。

 

他們倆就如同往常一樣打鬧,就算結業禮是如何沉悶他們亦有方法自娛,而在結束後他們和Newt及Alby一起去了快餐店聚聚,一直耗在那兒至黃昏才決定解散,當他們在十字路口與Newt及Alby揮手道別後,他們倆這才一同踏上了歸家路。

 

 

Minho和Thomas其實並非是鄰居或是住得特別近,事實上他們就連居住的社區都是不同,他們沒可能可以一同回家,現在這樣走在一起也只是因為他們倆單純想與對方待多一會,因而漫無目的地再走多一段路。

 

他們並沒說話,只是在這沒盡頭的街道上並肩行走,享受着與對方一起的沉默時光。

 

直至終於是時候要分開,那種忽然湧上的離愁情緒幾乎令Minho透不過氣,明明剛才與Alby他們道別時他也沒這感受,可是現在頭腦和身體都變得沉重,就只因為即將的離別。

 

 

他強壓下了離愁情緒,就像平常一樣打趣地說,

「別太掛念我知道嗎你這大男孩。」

 

一旁的Thomas忍不住笑起來,但是嘴角的笑容卻又是如此的寂寞,「你知道對我來說有難度,畢竟可是兩個月的時間哩。」

 

他毫不掩飾其思念之情,Minho感到有些意外,因為Thomas此刻的樣子是如何的率直和無辜。

 

 

他微微抬頭望着Minho,表情和聲音都是該死的真誠,而接下來將會說出的說話令Minho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Minho,真幸運今年有你的陪伴。」

 

餘暉灑在Thomas的臉上,他的雙眼他的臉頰他的鼻梁都像在閃閃發光一樣,Minho霎時移不開視線,心跳突然加速,就只因為眼前的少年。

 

就只因為少年是這麽不可思議般的美好。

 

明明幸運的人是他才對。

 

 

Minho已記不清那時的他是怎樣回應,至少他沒將自己的心聲說出口,他可能慌張胡亂地說了一大堆話又或者他就連話也沒說便倏地離開了,見鬼的他已經不記得到底是怎樣,他唯一確定的是自己一定在對方眼中如同個大傻瓜一樣而非平時那個牙尖嘴利的他,為此Minho只能怪自己太沒用。

 

與及Thomas實在是太懂得驚喜別人。

 

那天在和Thomas道別後Minho自己一人去了公園跑步,他圍着整個公園足足跑了兩小時有多,為的就是冷靜自己和認清事實。

 

因為很明顯,他愛上了Thomas。

 

喔他愛上了他。

 

 

 待續


评论
热度(30)
  1. 诸葛子瑜pon在虎中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pon在虎中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