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動漫, 喜歡聲優, 喜歡美劇, 喜歡日劇, 喜歡電影, 有太多太多喜歡的CP, 可是總是會對RPS有著無藥可救的喜歡...

关于

Minho/Thomas Thominho - 最後的放課天 下



那年的暑假Minho整個腦子都是Thomas。

那個與他隔了半個地球的Thomas。

 

他用兩個月的時間讓自己接受了事實,愛上Thomas絕對是Minho的意料之外,但是仔細想想卻又好像是理所當然,畢竟能和他玩得起並從來都不討厭他那爛性格的人Thomas絕對是第一個。(說真的,就連他父母也受不了。)

 

而且唔……Minho承認有時候Thomas看上去也滿順眼好看。

不論是無辜或好奇時的樣子,當然他笑的時候更是如此,其實Minho都喜歡。

 

 

不過Minho覺得自己會淪陷,都還是因為Thomas那永遠只看到別人好的性格。

 

這不難理解,始終你看,Thomas就是看到他那性格就算有多刻薄有多爛還有好的地方。

 

所以他愛上了Thomas實在是無可厚非。

 

 

只是Minho暫無打算將自己的心意告知給Thomas知道。

 

Minho首先要強調的是他並非怯懦,他只不過不喜歡打一場無望之戰,因此唔……他需要在實際行動前好好了解對方更多。

 

 

在這暑假中Minho依然有維持與Thomas的聯系,兩三天便會有一通電,可是由於時差關係他們總談不了多久,多數也是由Minho說說他在韓國的近況多,有時候Minho會說起他多想打電玩及跑步而藉此間接地表示對對方的想念,比起這種兜圈子Thomas則大方地表示自己有多想念他。

 

這總令Minho感到心身滿足。

他需要維持自己在Thomas心中的位置,哪怕他去了韓國也好都阻不了他。

 

他需要自己還是Thomas的最好朋友。

 

 

 

可是當他回去後卻才知道Thomas在這暑假中結識了新朋友。

 

那個女孩叫Brenda。

 

Minho在開學那天才知道,午餐的時候Thomas身後跟着一位短髮的女孩,他邀請女孩與他們一起坐下,那時Minho才認識她。

 

她是隔壁班的女孩,因此Minho對她並沒多大印象,他不知道Brenda和Thomas是怎樣認識,可是他知道這個女孩對Thomas來說是個特別的存在。

 

他當然知道。

 

 

Thomas本就平意近人,在班上他和每個同學關係都不錯,大家都是朋友,儘管如此他們沒有誰和Thomas是友好到能一起吃午餐的伙伴,畢竟他的午餐桌上還有個誰都接近不了的Minho,能真是和Thomas成為好朋友的人到現在為止除了Minho外,就只僅僅有Newt和Alby兩人而已。

 

現在則多增加了個Brenda。

 

所以Minho知道Brenda是特別的。

 

 

他並沒拒絕讓Brenda成為他們的朋友圈成員之一,而且他亦沒表現過任何一絲對她的厭惡,始終他不可能無緣無故地便討厭一個人,加上Brenda確實是個酷女孩,她甚至還比男孩更酷,對越野單車及槍的喜愛和研究簡直就像個專家,和她談天感覺其實不錯。

 

而且Minho可不能傷Thomas心。

 

他清楚如果自己在開學那天拒絕午餐與Brenda同桌,這件事是如何令Thomas失望及傷心。

 

因為Brenda對Thomas來說是特別的,而Thomas對她來說也是特別的。

 

 

Minho怎會看不到。

 

他們交談時的神情和氣氛,兩人談吐和互動都親暱自然,瞎了才會不知道這究竟是怎回事。

 

由於Brenda只不過是住在Thomas家的對面,所以他們倆每天都相約一起上學,放學也自然一起同路回去,雖然週末依舊是Minho和Thomas的打電玩日子,可是現在Brenda也一同加入(因為她是住得如何的鄰近),兩人從此變成三人,Minho能清楚地看到她是怎樣逐漸逐漸地浸透於Thomas的生活中。

 

Minho又怎會看不到。

 

只是他又不想死心。

 

 

幸好跑步還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活動,在十一月的初冬下兩人在公園並肩的緩跑着,Thomas從頭到尾都很專注,而Minho則一直在咀嚼口中的言詞,直到想爛了才裝到輕描淡寫的樣子說,「你喜歡Brenda吧?」

 

聽到這句話的Thomas霎時停下了腳步,耳尖開始變得通紅,望着Minho一會終是又再提起腳步,有些慌張地留下了一句說話,

 

「你別亂說。」

 

「你這菜鳥還真容易害羞啊。」

 

縱然當時Minho是這樣開玩笑地說到,可是事實上他幾乎都不懂得呼吸,只是他堅持要他的面子。

 

他的戰鬥力已所剩無幾。

 

而給了他最後一擊的,是Brenda的一句說話。

 

 

 

在接近聖誕節前的週末他們三人一起在Thomas家打電玩,玩了大半天的Minho終於忍不住要去廁所小解,解決了需求的他在打開房門前卻聽到裡面Thomas和Brenda的對話而停下了動作。

 

Minho發誓他不是有心,只是時機剛好罷了,他才不做偷聽這種低劣事哩。

 

可他還是靜靜地在房門外猶如偷聽般一樣聆聽兩人的對話。

 

 

他聽到Brenda問Thomas在平安夜那天是否有節目,Minho不知道Thomas究竟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其他什麼,他支吾了好一會也還未答覆Brenda,這時Minho聽到Brenda再度開口。

 

她說,「你知道嗎?我喜歡你總是看到別人好的性格。」

她說得如此的簡單直接,一如她那率直無畏的性格一樣。

 

站在房門外的Minho聽到這句話後忽然間有些想笑,只是口中卻全是苦澀的感覺。

 

 

『我喜歡你總是看到別人好的性格。』

 

明明他也是因為這點而愛上Thomas。

他甚至比起她還早知道。

 

可是對Thomas率先說出口的是她。

 

就算他早過Brenda知道又有何用?

他沒說出口就是沒說出口。

 

所以Thomas永遠都不會知道他愛他的事實。

 

 

 

Minho覺得自己暫時進不去裡面,他表明過他不喜歡打無望之戰,而他很恭喜Brenda將他最後一丁點的戰鬥力終於都消滅,恭喜恭喜。

 

他吸了幾口大氣以圖平復自己的情緒,他甚至都聽不到Thomas有沒有答應Brenda的邀請,不過怎樣他都已經不在乎。

 

他徹徹底底地放棄了。

 

 

 

想不到自己的初戀會是這麽失敗的Minho在平安夜與及整個聖誕節都留在家中養傷,順便反省反省。

 

奇怪的是在平安夜來臨前Thomas有問過他一不一起出外玩,Minho想這可能是對方出於禮貌的詢問,但更大可能是他這位好朋友像個小姑娘一樣不懂得怎樣約會了,畢竟對象是個超酷的女孩,因此他唯有來尋求朋友的幫助。

 

可是Minho也從未試過約會,所以他又怎能幫到Thomas呢,他強壓下心酸,對兄弟單了幾個眼色,「你就勇敢和Branda一起去吧,我和Alby他們一早約了。」

 

Thomas那時睜大了雙眼,圍着厚厚頸巾的他樣子很是可愛,只可惜Minho也就只有欣賞的份。

 

他笑了笑,盡量裝着無所謂的樣子說,「所以我就預早和你說聲聖誕快樂吧。」

 

 

 

而他平安夜那晚並沒和Alby及Newt一起出外,他們當然有邀請過他,只是Minho實在沒什麼心機慶祝節日,剛失戀的他那晚只是自己一個人待在家中,觀看電視中枯燥的聖誕節目渡過,因為很顯然,就連他的父母都在這節日中特別恩愛,出城到鄉郊享受這聖誕節的悠長假期。

 

 

他的聖誕節都在家中渾渾噩噩地過,Thomas每天都有致電過來邀他出去玩,但是Minho覺得自己還未能如往常般的面對Thomas,他還需要些時間來好好治癒及裝備自己,因此他每次都用不同的借口推搪了對方的邀請,不過這依然沒有減少Thomas的來電,可是Minho聽得出他的語氣開始變得小心翼翼和謹慎,就像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無緣無故地惹惱了Minho,雖然事實上他並沒有。

 

Minho失笑。

他光是聽着Thomas仍不撓地想約他出去玩,然而聲音卻是如此的緊張和不知所措,Minho便幾乎當場笑了出來。

 

他簡直幻想到現時的Thomas一定不安地握着電話,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正在等待他的回覆,神情肯定如同小狗一樣。

 

所以Minho終是再狠不下心拒絕Thomas。

 

 

他當然還想和Thomas繼續做朋友,就算他失戀也並不代表他要失去這個朋友,他亦不能失去這個朋友。

 

Thomas依舊是他高中生活的一切,沒了他的話Minho很清楚自己一定捱不過這三年的時間。

 

Thomas對他來說就好如光一樣。

 

Minho知道假若Thomas沒有了他,他的生活也不會有多大分別,因為他還有Brenda,還有Newt和Alby,他根本什麼都不缺。

 

 

Minho才是那個什麼都沒有的人。

 

畢竟就連現在和他成為朋友的Newt及Alby都是Thomas帶來的契機,沒有什麼是Minho所真正擁有,如果他失去了Thomas的話,他將會孤獨一人,因為他到時一定寧願孤伶伶也不願再和學校中那些受歡迎的幼稚蛋一起。

 

所以他不能失去Thomas。

 

也只有是Thomas。

 

 

「唉服了你這笨蛋啦,天氣冷我不想出門,你就現在趕來我家玩吧。」

 

Minho記得那時他聽到電話那頭的Thomas立即如釋重負地答應,過不久後Minho便在睡房的窗口看見雙頰被寒風刮得滿臉通紅,嘴唇正吐着白氣的Thomas騎着他的自行車,十分興奮地向他揮手。

 

糟了真可愛啊。

Minho不禁在心中嘆氣,希望自己能夠盡早走出對方的魔掌。

 

 

 

然而這看似遙遙無期。

 

在聖誕節結束後Minho一直等待這位好兄弟宣布他和Brenda的關係,可是Thomas從來都沒說過,他仍然就像往常一樣和Brenda有說不完的話題,上學放學也是和她一起,他們親暱得還是閃瞎人眼(至少Minho盲了),可是Thomas還沒向誰說過他和Brenda交往了一事。

 

Minho並不認為Thomas會是刻意隱藏關係的人,他這人還特別光明磊落,如果真的戀愛了又怎會介意別人的眼光。

 

Minho很納悶,他問過Newt和Alby,對此兩人都不知道Thomas與brenda是不是真的一起了,因為Thomas沒有告知過給他們聽。

 

「直接問Tommy不就得了。」

Newt很一針見血地提出了解決方法,不用說Minho也當然知道,但他就是怎樣都不想問Thomas。

 

要他徹底死心也請留一點餘地嘛。

 

 

所以他終是問了另一位當事人--Brenda。

 

就在他們三人行的其中一個打電玩日子,Minho趁着Thomas下樓拿汽水時直接明確地問起了Brenda,他毫不拖泥帶水,又要求自己要像是不經心地問道,

「你和Thomas一起了吧?」

 

那時的Brenda聽到後並沒立即答話,她沒有掩飾自己的審視目光,來回在Minho的身上掃視,卻又久久都不開口。

 

Minho簡直受不了這種詭異的沉默,他不知道為何Brenda會突然有這樣的舉動,他緊張得內臟都纏繞在一起,不過他可不能露出任何破綻,他硬是對上了Brenda的目光,等待對方的答案。

 

等待他的死刑。

 

 

然而Brenda只留下了一句意義不明的說話。

 

「看看你怎樣定義『一起』這詞吧。」

 

接着便繼續手頭上的遊戲。

 

 

 

這像是給了Minho一個還能苟且存活的理由。

 

他不知道這算是什麼意思,可是Thomas的確又沒說他和Brenda是在交往,更別說牽手和接吻,這些Thomas和Brenda從來都沒在他們面前做過,一切乍看之下好像還是有機會。

 

雖然也只是乍看之下。

 

但是這已足夠令Minho不能死心,他倆依然還像對好哥們兒,他一直在等待時機,可是太多的未知因素令他卻步,因為就算Thomas和Brenda真的沒在一起,Thomas喜不喜歡他也是個重點。

 

 

他說過,他並不喜歡打無望之戰。

而Thomas的反應也實在令Minho糾結不確定。

 

應該說簡直是要了他的命。

 

 

他們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渡過了第二年的高中,在最後一年的舉辦畢業舞會前,Minho當然有不少女孩主動約他,可是他都一一拒絕了,他根本不介意自己有沒有伴侶,他在意的是究竟Thomas有沒有伴侶。

 

而且他的伴侶會否就是Brenda。

 

Minho一直將問題拖延到在畢業舞會前一天才問Thomas,老實說他每晚被這問題煩得都快發瘋,他急切地需要知道答案,因此他終是在一次的轉堂時匆匆地叫停了正要離開的Thomas,他們倆停在走廊的轉角,Minho有些不自在地低聲問道,

 

「所以你的畢業舞會伴侶是Brenda嗎?」

 

那時的Thomas本是很茫然,在聽到Minho的問題後立即像驚醒了一樣搖頭否認,「不,我並沒有伴侶。」

 

就正當Minho鬆一口氣時Thomas突然拉着他的手腕,緊張地補充,

「我和Brenda,呃,我們不是在交往。」

 

Thomas滿臉通紅,眼神飄忽不定,其後又隨即鬆開了手,他搔了搔頭拿過書本便轉身離去 。

 

 

留下了還正在過濾的Minho。

 

他想起剛才的Thomas覺得大腦幾乎要短路。

 

因為Thomas的反應簡直要了他的命。

 

 

 

忽然之間他們的關係變得曖昧不清,兩人誰都沒有主動點破,他們任由這種含糊的關係繼續發展,就好如大家始終都是單身出現於畢業舞會,又好如他們總是時不時注意到對方留連在自己身上的視線,答案明明是呼之欲出,但是他們卻還沒踏過這條界線。

 

直至到今日的畢業典禮。

 

 

Minho在典禮完結後便回到教室等待Thomas,他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望向隔壁那個與他同窗了三年的桌子,他在這等待期間忽然想起了這三年間的很多東西。

 

他想起了與Thomas的第一次相遇,想起了Thomas那不受束縛般的跑姿,他的前任女朋友,那年孤獨的平安夜……全都是任何有關Thomas的事情,這三年的所有所有,Minho只是望着身邊空盪盪的桌椅便能想起。

 

 

他的高中生活全都與Thomas聯繫起來。

甜酸苦辣,無一不是由Thomas賦予給他。

 

所以今天Minho打算說出來。

因為這是最後一天,最後一次的機會。

 

 

明天過後他們將各自踏出下一個階段,畢竟如雙胞胎的他們卻進了不同的大學,到時隔着半個美國,就算Minho清楚Thomas一定不會把他忘記,亦肯定還會常聯絡,可是Minho亦同樣清楚對方將會有截然不同的大學生活,而自己則永遠只能是個局外人。

 

他並不想後悔。

而現在說出口,只還需些小的勇氣。

 

 

「Minho。」

 

聲音打斷了正思考的Minho,他聞聲抬頭,站在班房門口的Thomas還正穿著畢業袍,嘴角帶着Minho一貫熟識的笑容。

 

因此他也一同笑起來。

 

「怎麼你還穿著畢業袍?是捨不得到要穿著它睡覺的地步麽?」

「只是急着趕來忘記除下它啦。」

 

 

Thomas一邊摘下帽子一邊走到Minho面前,兩人的距離變得愈來愈近直到他站在他身前,本是笑着的Thomas現在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他想了想終是吞吞吐吐地道,

 

「所以……嗯,呃我們在這裡是做什麼?」

 

那刻Minho肯定Thomas其實知道他想做什麼。

 

因為他認識了三年的Thomas從來都不懂得撒謊。

一說謊依然還像個青澀的菜鳥一樣。

 

意識到事實的Minho在心中即時說了聲shit,沒用地就只為Thomas知道了他的計劃而禁不住紅了臉。

 

 

Minho覺得自己還需要儲多些勇氣才能說出口。

 

他提出了不如再在這學校多走一會,兩人離開了班房走過了熟悉的走廊和操場,亦走過了在今早還人潮湧湧而如今則變得空無一人的大禮堂,他們圍着學校漫無目的地繞圈子,誰都沒有再先說話,猶如都正在等待對方先出口一樣沉默。

 

Minho在心中預演自己昨夜整晚沒睡而想出來的句子,他不希望告白是煽情又甜絲絲的噁心,他只想Thomas知道他最真實的心意。

 

 

他想Thomas究竟明不明白,他對他來說重要得渴望他們倆能更早便相遇。

 

比起現在要早,比起整個高中都要早。

 

如果他們能在初中便相遇,那麼一切都會不同。

因為就算Minho仍舊是那個被人孤立的瘦骨嶙峋亞洲小子,假若他在那時便遇上了Thomas,他一定從不覺得憤世嫉俗,不會總妄想自己能快點強大,也不會用刻薄的語言武裝自己,就只為不想自己受傷。

 

 

如果他能再早些遇上Thomas,他一定能更早懂得怎樣感受快樂,懂得做回自己。

 

他想讓Thomas知道,這就是他愛他的意思。

 

他愛他。

 

 

 

「Thomas。」

 

Minho倏地停下了腳步,低頭深呼吸了一口,轉換兩雙腳的重心,將反覆在心中排演的句子此刻堅定地說出來,

 

「我一直沒告訴你,是你將我在水深火熱之中拯救出來。是你。」

 

「所以──」Minho上前了一步,縮短了兩人的距離,他感受到自己的手掌心正冒汗,「──你重要得是我的所有。」

 

Thomas不可抑制地笑了,就連同那雙漂亮的棕色瞳孔也彎曲起來,他如釋重負地道,

「終於。」

 

終於。

經歷了三年,他們終於都說出口。

 

 

Minho也不禁上揚嘴角,他捉緊了Thomas的手臂,在夕陽下輕輕的向對方靠近,直到鼻子碰鼻子,兩人的氣息相互交纏,Minho低聲地問,

 

「你願意和我交往麽?」

 

而Thomas給予他的回應是一個吻。

 

他夢寐以求的吻。

比想像的都要美好都要真實。

 

 

 

 


想寫出那種「If we met」的感覺,這靈感是來自JESSE曾和ANDREW說希望在他13歲時便能遇上ANDREW,而ANDREW的回答是I really wish I had.

真愛就是要這種感覺啊!!!!(扯遠了)



评论(1)
热度(33)
  1. 诸葛子瑜pon在虎中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pon在虎中泣 | Powered by LOFTER